tkowim

蓝山 蛋

【归我】无归无归,现有归



*本篇女主并非游戏中穿越到古代的女主,而是操控游戏女主的“我”。

*龟龟不是我哥谢谢,我永远爱他!

*角色属于网易,方好看属于所有辛辛苦苦捡垃圾的姑娘,龟龟属于我。

*擦得很边的擦边球预警,我只想和龟龟甜甜地谈恋爱///

“早啊龟龟!”那人一袭长衣走来,一手挽着一篮分不清楚的杂物,一手兴奋地冲自己挥挥。重重将篮子砸在自己身前的桌上,那人开始在篮子里挑挑拣拣。


“你猜今日我拾到了什么?薄荷!你不是最稀罕它了吗......”

*却上心头*

燕无归已经记不清楚那人是什么时候开始闯进自己的生活。开始自己不胜厌烦,依仗自己本就四海为家各种避而不见,但那人不仅粘人得紧,还神出鬼没。无论自己身在何处,第二日清晨都会奇迹般地出现在自己面前,送上一箩筐不明所以的杂物。久而久之,便只能由得她去,甚至有点接受了她的奇怪称呼。


“诶你今日看上去不是很开心啊。”从进门起便絮絮叨叨的那人终于消停了一会,弯下腰来与坐在椅子上凝神的燕无归平视。仔细观察了好一会,也不知道那人到底是能从这副戴着面具的面瘫脸上读出什么东西来,最终是一副得出结论的恍然大悟表情。


“莫不是姑娘今日嫁入他方应看的侯府...”

燕无归古井无波的表情终于带上了愠怒,下一秒内力便将多嘴的那人轰开。一时间二人都有些怔楞,燕无归没想到那人居然一点武功都没有,就这样被弹出,那人也没想到他如此激动,居然就这么出手了。


好在那人看上去并无大碍,吃了一掌还和个没事人一样拍拍灰就站起。就算燕无归心中有一丝悔意也如何拉不下脸来去作道歉一类的事情,这使得他自己更加懊恼。

其实他在情感上面有些笨拙,姑娘待他极好,二人明明也有许多暧昧的时刻和快乐的回忆。他一辈子第一次和别人说这么多话,姑娘也温柔地回抱住了他,让他几乎...

几乎就以为姑娘也是喜欢他的。

那人在燕无归沉思片刻的时间已经凑到了他脸前,刚刚那一掌就像没发生过一样,大大咧咧地坐在燕无归身边的椅子上,不紧不慢道,“对你好怎么了,她对方应看更好!不过你真该去看看叶问舟!或许你会好受点。哪个女人没有两个墙头?爬来爬去才快乐。”

被一阵见血戳穿的燕无归刚刚那一丝悔意立刻消散,忍不住反唇相讥,“你不也是...”话到嘴边却说不下去了。


你不也是女人?现在对我这么好,到时候又和别人在一起了。


谁知对上那人的眼睛出奇地专注,脸上不有平日玩世不恭地调笑。

“我不一样。”那人抓住燕无归的手,逼迫他与自己对视,“我只喜欢你。”

两人无言对视半响,燕无归先败下阵来别开视线,寡言如他只能堪堪憋出俩字,“无聊。”

那人没有得到回应,反而因为他这回答笑了出来。燕无归也不知道为何,表情一时间也有些软化,几乎看着那人的笑颜一同笑了出来,险险在发现时收了回来,却是终于对姑娘的事情释怀了。

*心意谁传*

“你为花笑,我就替你栽花:你为月笑,我就替你揽月。我要这里夜夜月圆...”

“闭嘴。”

终于听明白那人在胡说八道些什么的燕无归伸手就掐住那人的两颊令她住嘴,一抹红色飞上他的耳尖。

虽说燕无归并不是介意自己曾经对姑娘有过如此一番情意,但被那人如此坦坦荡荡地道出怎么听着都引起了极大的不适。


事到如今他已经不会再去计较那人为何对自己和姑娘的事情了如指掌,那人总是疯言疯语说她是高贵的三次元,和自己这种卑贱的纸片人不一样。在为了嫁给纸片人来这个世界之前姑娘和自己的爱情线她已经走了八百次云云。


这些话燕无归自是一个字符都不信的,且不论自己和姑娘何来爱情线之说,姑娘和方应看才有爱情线吧。
但当那人拿出自己送给姑娘的骨笛时,他却着实吃了一惊。再者,这“纸片人”到底是何人?那人为何要嫁给他?

燕无归面色不悦地盯向那人,发现那人虽然被掐住脸动弹不得,但眼神正一个劲地飘向自己的领口。

燕无归:“...”

那人见自己被发现,约莫是有些害羞的,两眼一眯:“嘿嘿嘿。”

燕无归:“......”

燕无归为自己居然相信这般喜好男色的那人会为了嫁给一个人想方设法去到另一个世界找人而感到耻辱,冷哼一声放开了手。见他不悦,那人也只好讪讪搓着手走开。

第二日那人如往常一般来到燕无归临时的落脚处奉上垃圾时,隐隐觉得今日的燕无归与往日有些不一样。她把垃圾一一取出后便仔细上下打量起燕无归来,燕无归也不引以为意,照旧擦拭着自己的刀。不一会燕无归只听见“扑通”一声,抬眸便见那人整个人跌坐在地上,一幅花容失色地模样。


纵然有不悦,他仍是上前小心翼翼扶起那人,冷声冷语道:“做什么?”

那人像是感知不到他的情绪一般,依在他怀里颤抖着,手缓缓搭上了他用领口的大围巾裹得严严实实的胸口。
正当燕无归看着那人惨白的脸觉得有些心疼绞尽脑汁准备出言安慰时,那人先狼嚎出声:“你的深V呢?!!”

这次那人被摔在地上燕无归是真的没有去扶,但第二天燕无归仍是奇迹般地换回了旧装。

*秋波顾盼*

燕无归不明白,情况为何会变成如此。

*朝思暮想*

燕无归尽其温柔地调整了一下姿势,尽量不想吵醒怀中的那人睡觉。谁知这样微微一动,那人还是被惊醒了,这使得燕无归有些懊恼,脸色一下子又冷下去。

那人一脸红潮地睁开眼,像是做出确认一般,伸出手轻轻抚过了他的眉眼。旋即又轻笑了一声,复将头埋在了燕无归精壮的胸膛。难得见向来伶俐的那人露出如此娇憨的模样,燕无归只觉得又有一股热潮涌出,说出来的话却仍是被刻意压得冷冷的:“昨夜可有伤到你?”


这句话像是打开了那人奇怪的开关一般,刚刚的慵懒模样一扫而光,猛地睁开了双眼张口,倚起身子脸上满是兴奋道:“你昨晚真是神勇到不行呢,我们这样这样balabala的时候,我都balabala得不行...而后你还balabalabalabala...我差点以为自己要死掉了!”

脸皮薄如燕无归实在是忍受不了那人满口的胡话,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涨红了脸。见那人胡话一波接一波竟没个停,只好出口阻止:“休得胡言!”

被打断兴致的那人显然有些赌气了:“第一次你怎么都不能和我说些好听话呢?明明你和姑娘在一起的时候骚话一套一套的。”


和你说好听话指不定你要怎么蹬鼻子上脸。燕无归默默把这句话吞到了肚子里,将那人揽到自己的怀里道:“可是这种事情,我只想对你做。”


那人闻言难得一见地没有反驳,呆滞地在他怀中,半响才小小嗯了一声。

“你呢?”燕无归又开口,略有些迟疑,“还嫁给那纸片人是否...”

谁知那人闻言放声大笑,好气氛全被她瞬间整没,惹得燕无归又是一阵恼怒:“你笑什么?”


那人将手搭在他眉心抚开:“沙雕纸片人!”


燕无归不知那人在说甚,却见那人望向自己的目光越发专注,更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了。


“从来都是你。”那人将头倚在他肩上,声音从下方传来,“我说过,我只喜欢你。”


燕无归无言,只好用力拥住她。

“话说!”

“嗯?”

“你对姑娘真的没有过冲动?”

燕无归的额角肉眼可见爆出了两根青筋。

于是他决定换种方式让那人闭嘴,奇有效无比,春光无限好。

*沙雕小番外*

“你在做什么?”

老远看见那人在书桌前忙活,弯腰的样子居然有点可爱,刚刚归家的燕无归忍不住凑来看两眼。


谁知那人啪一下伏在了宣纸上,摆明一幅不想给他看的样子,可眼见的燕无归还是瞄见了题首的俩字。不看还好,一看又是额角狂跳不已。

“你一直叫我龟龟,是乌龟的龟?”

那人闻言一脸憋笑到不行的样子,最终没忍住笑弯了腰还滚到了桌子底下。


现在多少知晓那人习性的燕无归顿时了然,伸手将那人从桌底捞出,并未发怒反倒罕见地给了那人一个微笑。这使笑着的那人一时看呆,连口水都差点流出,更是忘了反抗。

桌椅摇晃间宣纸掉落在地——

龟龟:

无归无归,现有归。

——终——

*哦呼今天也是热爱龟龟的一天呢!

*下一篇侯爷预警!(你!
龟龟:????

*其实今天是为师兄和方好看哐哐撞大墙的一天!声优都是什么世间瑰宝!我爱他们!
龟龟:?????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