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owim

蓝山 蛋

【os】幽灵船长的故事


先生考到了许可证我炸!
您太优秀了您就是神话里的人!!
梗是刚刚看考证的时候蛋蛋给我提的@一只蛋蛋 
激情连夜摸鱼!

*童话故事

*幽灵船主O x 人鱼王子S

*以下正文


“妈妈,今天睡前再讲一个故事呀!”孩子固执地抱着玩具熊,要求妈妈再讲一个故事才愿意睡觉。

妈妈宠溺地看着孩子,无奈的说,“那就再讲一个幽灵船长的故事吧。”

“呜哇幽灵!好恐怖!”孩子听着往被子里缩了缩,只留下大大的眼睛在外面看着妈妈。

“不哦,”妈妈温柔地笑笑,“是位又可爱又固执的幽灵哦。”

——

在很久很久以前,东京湾还不叫东京湾的时候,有一位年轻的渔夫,是四方知晓的钓鱼好手。他不仅渔技高超,还会修船开锁,医术也略晓一二,像是什么都会的样子。偏生这样厉害的一个人,性格却软绵绵的,谁家来找他帮忙都不会拒绝,所以大家都热情地称他为大野先生。

大野先生生得好看,笑起来时眼睛弯弯的像一尾鱼。如果你有幸和他一起去喝杯酒,兴奋的他聊起鱼时的模样更是诱人,软绵绵的笑容和亮晶晶的眼睛,不知道迷倒了附近多少渔民家的女儿。但是啊,这位大野先生却是单身,因为啊,他爱上了人鱼王子。

【“人鱼王子?不是人鱼公主吗?”稚嫩的童声疑惑道。

“对的哦,但其实人鱼的性别本就很模糊,所以也可能是渔民们记错了呢。”妈妈解释道。】

再说这位人鱼王子,似乎只有大野先生见到过。他没有嘹亮的歌声,却嗓音低沉得令人着迷。他的眼睛比海里的珍珠还要美丽,映射在里面的永远是一片湛蓝的海洋。他的身姿优美,在海浪起伏间穿梭,红色的鱼尾耀眼又美丽。
鲨鱼不吃他,不想玷污他的高贵;鱼儿们围着他游,希望点缀他的惊艳。
人鱼王子一直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直到他有一天遇到了大野先生。

【“人鱼王子爱上了大野先生吗?”像期待所有美满故事那样孩子急切地问道。

“是的,他们是一见钟情。”妈妈的眼神突然变得眷念又深情,连声音也轻柔起来。】

一见钟情的大野先生和人鱼王子疯狂地陷入了爱河,渔民们突然发现他们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大野先生突然勤奋了起来,每天都在朦朦亮的天色中驾船出海,却开得不远,就在近处的一处海礁里停下。
大野先生把做好的荞麦面放在石头上,远远望见的人鱼王子便“咻—”地游过来,在大野的帮助下爬上礁石,二人并排坐着看日出日落。大野先生花了很长时间教会人鱼王子使用筷子,让他在吃荞麦面的时候不至于用手抓那么狼狈。但人鱼王子始终不习惯这种用具,总是吃着吃着直接把脸埋进了碗里。大野先生也不恼,fufufu地取下粘在人鱼王子脸上的面条。

“sho。”

听到声音的人鱼王子猛地抬起头并护住了荞麦面。引得大野先生又是一阵软软的笑。

“叫你sho,好不好。”

人鱼王子望着大野先生,虽然他听不懂大野先生说的话,但他看到了大野先生眼睛里的自己,和这片海洋,和几乎要溢出来的爱意。

人鱼先生的脸突然烧了起来,这种感觉太陌生他一时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人鱼王子的红从脸到耳朵后面,再到脖子上面,原本雪白的肌肤看上去更为通透。

下一秒,大野先生的眼里就多了几分深色的情感,他用力亲上了人鱼王子,并用双手扶住了人鱼王子的肩膀不让他逃开。

最后人鱼王子连最喜欢的荞麦面掉到了地上都没有发现。

【“诶亲亲!”孩子跟着红了脸,嘿嘿笑着又缩了缩。

于是妈妈飞快的带过了这一段。】

可是好景不长,人鱼王子的事情被国王发现了。国王听说了人鱼王子的美貌心动不已,“我才是这片土地的国君,我才配拥有人鱼王子这样的绝色!”

于是在大野先生和人鱼王子有一次在海礁相依相偎时,突然出现的军舰把整片海域团团围住。国王意气风发地指挥到,“把那个人鱼王子给我抓起来!”

于是成堆的士兵一拥而上,为他们贪婪的国王冲向人鱼王子。人鱼王子发出尖锐的嘶吼,拼命挣扎。平日温吞的大野先生突然变得凌厉起来,开鱼的刀上面沾上了人类的鲜血。

但最后还是不敌国王人多,人鱼王子被国王掳走了。国王不知道为什么,放过了卑微的渔夫一条命,大概是看到了人鱼王子在国王准备看渔夫头的时候的决裂的眼神。

国王大喜特喜将人鱼王子架回他华丽的宫殿,他向人鱼王子炫耀自己成堆的金银珠宝,给人鱼王子编织各色锦衣,邀请人鱼王子与他共进晚餐。在一桌山珍海味面前,半坐在水晶鱼缸里的人鱼王子看着面前死鱼的眼睛,吐了。

但国王依旧没有放弃,他甚至请了最好的老师来教他说话。老师是个很聪明的人,听说叫做二宫,为了钱在国王手下工作,却从不参与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二宫看出来人鱼王子的抑郁,不多勉强人鱼,反而经常带他一起玩游戏。

“sho。”

有一天人鱼王子突然愿意和二宫开口了,二宫惊讶了很久自己有没有听错。

“sho?”

人鱼又往鱼缸的深处游去,好像没有说过话一样。国王为了他花大价钱建造了一个十分大的水晶鱼缸。二宫不愿意失去和人鱼唯一的交流机会。

“你的名字吗!sho!”

游着的人鱼闻言顿了顿并点点头,二宫没有看漏他发红的耳朵。然后人鱼就头也不回的游走了。

“他今天说,他叫sho,是大叔你取的名字吗?”二宫回到他阴暗的房间,里面酒气冲天,房屋的一角瘫着一个人形。

那个人听到sho时全身抽搐不已,震惊地抬起头看向二宫,才发现那个颓废的人居然是那位年轻的渔夫。然而他已经不再好看,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他靠这个混进了国王的宫殿。

半晌他又恢复了平静,“是的,是我取的。”两串眼泪划过了他的脸颊。

原来大野先生和二宫认识,毕竟都是那么聪明的人。

“大叔你别那么丧气了,我看老国王也快死了,你再坚持一下就能把sho带出去了!”

大野先生的眼睛闪过一些光,很快又暗下去了。最后彻底一片漆黑——

二宫不知道怎么面对面前的人鱼王子,他站在鱼缸前,眼前的人鱼明显因为和自己的熟悉起来变得快乐。

“sho。”

人鱼听到隔着水晶定定地注视着他。

“大叔死了。”

人鱼还是隔着水晶定定地注视着他。

【“妈妈渔夫死了吗!!”孩子突然从床上做起,瞪大了眼睛。

妈妈摸摸孩子的头,示意他继续听。】

人鱼好像突然明白了二宫在说什么,但他又好像在抗拒明白这种语言。

“大野先生死了。”

“你不用再为了他守在这个让你不快乐的地方了。”

二宫冷静到有些冷漠地再次说到。

人鱼的眼睛突然睁的很大,珍珠瞬时间滚落在缸底,他的嘴张了张,发不出声音来,又张了张,却发现仍是哑然。

那一晚,人鱼王子和二宫一起突然消失,老国王暴怒不已,在指挥的时候突然发病,卧床不起。

很久以后,在东京湾的渔民总说看到似曾大野的船飘荡在大海上,总喜欢往曾经那片海礁跑。而船上那位绿色的透明体,则被人称为幽灵船长。幽灵船长不害人,渔民也不讨厌他,观测他的行踪反而能看明天气。

幽灵船长去那片海礁找谁?

谁知道呢?

——

孩子已经睡着,妈妈亲吻了一下孩子的额头然后把灯关上,离开了房间。

“sho酱!”

“来了,刚给小智讲故事呢哄他睡觉呢。”

“我也要听fufufu”

“啊兄さん你真是!”



评论(8)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