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owim

蓝山 蛋

【山组】明暗世界(五)


*o为全色盲设定,s为权贵家庭的长子设定。

*想些一个细水长流互相拯救的爱情故事。

*前文见tag。

*以上。

*

好不容易结束一天课程的大野智调整好心情,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出租屋。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后才忐忑地打开门。不算重的铁门被缓缓推开,先是玄关,门帘,然后是客厅,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看到房间里依旧是空荡荡的样子。
大野智无声地叹了口气进去带上门,一只手撑在鞋架上,一只手不适地揉了揉眼睛。

距离联系不上翔君,已经过了整三个月。

大野智径直走进小房间立起画板,拿出画具。将一切收拾好后,机械地开始重复笔画。
但自从樱井翔离开后,他就已开始没有办法好好作画。那人最先离开的两天是兴奋又期待着他的回来的,整天整天地窝在客厅的沙发上,这样樱井翔回到来第一眼就可以看到他,自己也可以顺理成章地向那人撅个嘴堵个气。
结果第三天过去了、第三个星期过去了,大野智打遍了樱井翔的电话,也托nino帮忙一起喊人寻找,都没能得知那人的音信...
良久才回过神来的大野智眼神慢慢聚焦回到画上,目线所及尽是杂乱无章的线条,一团乱麻的样子像极了现在糟糕的情绪。旁人稍稍转眼就可以看到,四周洒满了许多类似的稿纸,像一堆废纸一样,铺张开来。

看多了几眼这幅什么都称不上的东西,大野智无奈地起身,向门口踱去。刚准备走出小房间的大野智突然又快步走回来,三俩下跨回画板前,用力哗啦一下把整张画纸扯下,三两下撕成了碎片。随即又把碎片揉成了团狠狠砸在了地上...

冷静下来看着一地碎纸的大野智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张相对完整的画纸,重新将两角贴上画板,下半部只是随意地用手臂捋平。

然后拿起了画笔。

*

“请问你有看到大野智吗?”

二宫焦急地拦下路过的美术系同学,那几人闻言却都是摇头。

“那家伙啊,好几天没来上课了。”

二宫丧气地道了个谢匆匆准备离开,其中却有一人嘴碎地开始念叨:“和个有钱人谈了个恋爱还真以为自己有几斤几两了吗,到头来不还是被甩了个干干净净?稍不顺意就逃开,真是没用啊。”

二宫听到停下了身子,尽量放松心情和语气像那人问道:“请问是在说大野智同学和樱井翔同学的事情吗?”

几人看二宫似乎来了兴趣,以为和自己是的一路人,另一人飞快地接过口:“同学你不知道吗,那个大野智把樱井翔纠缠得紧,逼得樱井翔退学了!”

“反正现在那人没了灵感就和个废物一样,早说了色盲学什么画画?拿了一两个奖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了吗?”

眼看那人说话越来越难听二宫几乎快要气炸,声音一下子拔高;“敢问几位色觉正常的大画家有什么高作?愿闻其详!”

几人被问到顿时面红耳赤,心里的怒火蹭一下起来了。虽然美术系的学生看上去体格都较为瘦弱,但几个人面对一个似乎更瘦弱的猫唇并没有什么值得惧怕的。气氛突然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nino!”

远远一个高高的身影跑来,爱拔一边大力挥手一边叫喊着,看着这边的僵持生怕他们会打起来。几人也不真心想惹事,见势顺着台阶便离开,走前不忘恶狠狠地盯了二宫几眼。二宫立刻扫回一记白眼,刚想要再说什么就被赶来的爱拔拉开了。

“nino你先听我说,我大概有办法知道o酱去哪里了。”说着晃了晃手上亮闪闪的钥匙。

二宫还是第一次进樱井翔和大野智同居的出租屋。用爱拔的备用钥匙打开门前,二人稍微思考了一下自己私闯民宅这种行为的合理性。但找人的焦急显然大于新奇感和礼节一类的东西,最终克服心理障碍打开门,然后急急忙忙地进去了。
但把家里大概看过一圈却仍没有见到大野智的身影。房间里明显是被收拾过的样子,呈现出来不是没有人的空荡荡,而是完全没有生活气息的冷清感。竟是一点找到有用东西的可能都没有。

二宫和也只得又在不大的房间里绕了一圈,最后停在了明显是备来给大野智作画的小房间。与其它房间的整洁不同,小房间看上去杂乱不堪,地上撕满了废弃的纸张。一角立着一块画板,上面贴着一副残缺的画稿。
琢磨着这约莫是大野智最近的画作,二宫便走上前去打量。经过大野智长时间的熏陶二宫也有了一些认识。这幅画的画触式自己熟悉的大野式画触,画风却有些扭曲。虽然因为大野智自己性格的原因,作出来的画向来有些阴暗的感觉,但这次给人的感觉却像是被黑暗吞噬了一般,使看的人也十分压抑。

二宫盯着这幅画稍作沉思,又想了想最近一系列的事件,神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他扭过头对着因为看到画感觉到不舒服的爱拔道:

“大叔不会是去找翔君了吧。”

*

大野智坐上火车的时候内心几乎已经没有什么波澜。随着火车的启动,两边的风景开始向后滑动,黑白灰的世界不变的单调无味,向前望去一片模糊,凭由火车将他指引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去。

“对不起,樱井翔同学在三个月前已经回校来办理完成转学手续了。”

教务处管理人公式化的标准声音让大野智连质疑自己听错的机会都没有,他看不了颜色听觉却十分灵敏。大野智呆滞地看着管理人黑白的眼睛,稍有不耐的神情,衣服可能是有柄的吧,但他分辨不出来。直到那人不舒服地眯起眼睛。

最后大野智决定去找樱井翔。他拜托自己年迈的老师向管理人要来了那人的地址,然后搭上了当日的火车。

在一连日里,大野智也有思考过和翔君的感情。如果说大野智一直生活中不见光日的暗闇中,那么樱井翔就是照进来这个黑暗角落的那一道光。这道光谁都可以,但对大野智非他不可。相反的,他却不明白樱井翔的心情。各种意义上的。
所以他要去确认一些东西。

当大野智抵达樱井翔长大的城市时,恰好过了一宿。当日的太阳有些刺眼,走出车站的大野智不安地举起手试图挡住苍白的光无果。怕热的他很快就被汗水浸湿了背部,背包和肉体接触的那一块令人感到非常不适。
陌生的气候条件让从小生活在湿冷乡下的大野智感到非常陌生。眼前尽是车水马龙,高大的立牌竖在视线所及的每一个街角,即使是在白天也亮着无色的霓虹灯,喧嚣充斥了整个世界。大野智突然有些迷茫,又回头看了一眼无论是哪都一样的车站。

原来我和翔君隔了那么远的距离。

*

搭15路车坐到底,沿着街一直向前走,在下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左转...

大野智对照着准备好的线路图,一路无阻地向樱井翔前去。

“3104号...3104号...”走走停停的大野智最终停在一座大宅子前,抬起头踮起脚尖辨认起蓝色标识上的字。

“3104号!”

喜悦的心情一下子充满整个身体,但按耐住激动的内心的大野智很快又顿住了,一鼓作气走到这里的他却不敢再进一步了。打量下做工精美的雕花大门,后面是精致的草坪和温泉,暗暗估算了下艺术价值的大野智忍不住轻叹了一声。又看了眼里面,又看了眼电铃,大野智始终没有按下。

远处有汽车驶来的声音,一下子拯救了无措的大野智。他慌慌忙忙地走开,避在了一棵大树后面。

高级的黑色轿车停在大野智刚刚纠结着的门前,训练有素的人员立刻上前去拉开后座的门。好奇心驱使大野智关注起下车的人将会是谁。
很快一直黑色皮鞋踏出,踩地后借力起身。那人的头探出来,大野智勉强看清忍不住叫了出声。

“翔酱!”

那人应声回头,发现是大野智时瞪圆了双眼。但身体已先他一步将手伸向车内,另一只纤细的手便搭了上来。
见状大野智停下了跑来的步伐,眼睁睁地看着一名女子从车里出来,樱井翔的表情变得惊慌失措起来。

是一位美丽、高贵,而又年轻的女士。和一边一身西服,身姿英挺的樱井翔看上去犹如神仙伴侣,般配到不行。那名女子自然地搭上了樱井翔的手臂,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樱井翔,顺着樱井翔的目光看到了另一边的大野智。

“亲爱的,这是谁?”

大野智后退了两步,仍是不敢相信的样子。很快转身跑走。

他竖直了耳朵,却怎么也听不到后面传来樱井翔叫住他的声音。

——tbc——


*下一章完结阿智黑化预警本人非常激动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