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owim

蓝山 蛋

【山组】明暗世界(四)


*o为全色盲设定,s为权贵家庭的长子设定。

*想些一个细水长流互相拯救的爱情故事。

*前文见tag。

*以上。

*
 
二宫隔着老远看到大野智驻在回廊正中央,果不其然那人正在端视着自己的新作。
那幅上次在樱井翔家阴差阳错作出的作品,很快就得到了那位老教授乃至学校整个美术系老师的认可。虽然这幅画在油画的绘画技巧上尚有欠缺,但其中掩盖不住的闪光点却让所有人都看到了新的希望。很快那幅画就被院方决定作为模范展示在学校的画廊里,并被特意挂在了正中央。
 
今天是展示的第一天。


预备工作早已做好,画廊外是慕名而来的人潮,喧哗得很。更显得空旷的画廊中央独自静默的大野智沾染上了些许不染尘世神圣的气息。二宫有时候会觉得大野智这个人是否正因为太过独立又自由,最自我到了极点,才能反过来用最宽容的姿态包容下了这个世界。
 
他当然也知道这幅画对于大野智而言意义非凡。这不仅是一幅大野智自我突破的出色作品,更是大野智情感乃至人生历程的一个标志。总而言之是非常重要的存在。目前虽然受到了学校老师们的认可,但具体面向外界将会被怎么样评价却不知道。这幅被大野智灌注了太多情绪的画也正在被大野智珍重着,也被小心翼翼地期待着。
 
像在期待未来一样。
 
看着这样的大野智二宫欣慰地笑了一下,刚准备走上前去的时候,另一侧一人走上前来先一步揽住了那人的肩膀:“智君走吧,人快来了。”
 
大野智被樱井翔吓得一愣,从自己的小世界中惊醒。随后又有些不舍地看多了几眼自己的画作,手抬起又放下。
 
“走吧翔君。”
 
*
 
  樱井翔觉得大野智最近变了很多,可能是自从那幅作品获得成功被大肆宣扬赞赏后,也可能是更早的时候。虽说外在依旧表现出来的是懒洋洋的淡然模样,大野智整个人的气场却与以前大不一样了。
  如此想着的樱井翔走进小房间,看见那人正趴在桌上写写画画着,对自己的动静并没有什么反应。对着这样认真的恋人不忍心打扰的樱井翔只好先坐在了他的对面,撑着下巴望着恋人软糯的脸颊陷入了新一轮的沉思。
 
  自从那日后大野智就搬过来和自己一起住了。房租上没有什么好争议的地方,反正是自己的父母在掏钱,大野智对此也不甚在意。生活上二人居然几乎没有什么摩擦,本来暗自快乐地烦恼着只有一张床两人该怎么办的想法也在发现大野智喜欢睡沙发后被一下子打消。令人意外的是大野智居然是一个料理好手,从此大大改善了樱井翔的饮食条件。


  但硬要说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樱井翔咬了咬下唇。


两人怎么说也是恋人关系吧,那么现在就是在...同居?他甚至已经开始慢慢习惯生活里面还有一个大野智的位置,屋子里还特意把小房间收拾成了大野智的画室。可是二人的关系却止于牵手。现下樱井翔连回忆起那次贴额头都有些面红耳赤,更不要说更进一步了。怎么想这样都不太对吧?
 
  所以当大野智抬起头来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最喜欢的那双大眼睛正盯着自己一动不动。紧张地挑挑眉打量了下樱井翔的目线确认自己正在写的东西没有被对方发现,对方只是在发呆后松了口气。大概是太过投入,以至于樱井翔是什么时候进来的都没有发觉。


  大野智不动声色地把手上的本子合起来,一边微笑着问道:“怎么了翔君?”
 
  察觉到大野智的刻意虽然有些在意本子的内容,但出于基本的礼仪樱井翔并没有开口,自然地移开了目光回答道:“感觉最近变化很大呢,智君。”
 
闻言大野智笑了笑,从自己的位置站起来俯身到樱井翔的身边,无比自然地亲了那人好看的脸蛋一口,面不改色地继续追问:“是吗?”
 
这个人!!!
 
被大野智突如其来的吻惊到的樱井翔险些没从椅子上后翻过去,害羞的情感一瞬间充满他的大脑。眼神飘到大野智勾起的嘴角樱井翔下意识地覆上自己被亲过的脸颊,仍旧不敢相信被亲了的样子,气极了盯着大野智,像是在无声的质问。
 
“因为翔君一脸想我亲你的样子啊。”大野智无辜地耸耸肩,配上那白净乖巧的脸蛋居然很有被冤枉的感觉。
 
好似被人看穿了小心思一样,听到樱井翔极想把桌子上的本子砸到大野智的脸上。不知怎么地突然想到第一次见到大野智时那人落荒而逃的模样,和现在有些流氓的举止一对比——


这个人果然变化很大!


樱井翔气鼓鼓地想到,然后转身快步走出了房间,不太想搭理那人了。
 
看着樱井翔背影的大野智长长地出了口气,又把本子拿出来认真确认了一遍。


差点被发现了呢,翔君。
 
*
  
  大野智和樱井翔相识的日期很巧,仿佛是算好了的一般,让二人在一步步熟识再到相恋后就迎来了樱井翔的生日。本来对这方面有些迟钝的大野智在经过上次那位菱形嘴的一番热情假想解说后,情绪莫名被带动起来,决心给翔君准备一份礼物。
  再说这位菱形嘴,原本和樱井翔是很好的朋友,在这条纽带一来二去之下竟也和大野乃至二宫熟悉起来。可能爱拔就是有这样的特质吧。大野智想,一个浑身上下散发出负离子、热情又善良的人。
 
  既然决定要送给翔君礼物,那么大野智就一定会全心全意、认认真真地去完成。思来想去觉得自己擅长的只有绘画,但又不能仅限于图画。最终就整理出了那份类似于绘本的东西,然后再交给二宫拜托他找人帮忙打印成册。
 
“不能告诉翔君哦!”爱拔的脸突然贴近过来,“这是惊喜啊!”
 
奈何一方面樱井翔察言观色极强,另一方面大野智实在不是一个会“隐瞒”的角色,估计早就被猜去了个七七八八。
樱井翔也乐得陪大野智,比起惊喜最重要的当然是心意,加之恋人躲躲藏藏的僵硬样子实在是可爱得不得了。本来想要就这样拉扯到那一天,迎来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时,生日的前一日,樱井翔接到了家里的一通电话。
 
  另一边大野智眼看日子一步步逼近,开始有些急躁起来。但想到二宫向来办事十分靠谱就压下了心里的一口气没有去催他。好不容易等来了二宫的电话,大野智顾不上刚准备和他说什么事情的樱井翔就急冲冲的跑了出去。
 
  刚敲开nino的门就听到那人的小尖嗓响起。
 
  “大野智我告诉你我要和你绝交!!”
 
  “诶,为什么?”大野智不解地挠了挠脸颊,看着二宫一脸嫌弃的表情和几乎要翻过去的白眼,“怎么了nino?”
 
  ほら、我就知道!眼前这人有时迟钝地就像没有感知力一样。不对,这个人可能就是没有这方面的感知力。二宫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转身从一堆文件里面抽出了一个本子,也不打开确认就隔空扔给了大野智。此时倘若樱井翔在场就会发现这个本子和那天在大野智桌上的本子一模一样。


  “反正你也只是来拿这个本子的吧。”说着nino往后重重一仰躺在了沙发上,“你看看吧,和你想的是不是一样的。”
 
  慌忙接过本子的大野智不敢和正在气头上的nino抱怨他这样粗鲁的动作,也顾不上刚刚二宫的不满,急忙打开细细确认。看到本子上的内容准确无误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对了nino。”大野智小心翼翼地把本子摊开在二宫的眼前,指向本子的一处,“这里,是红色的对吧。”
 
  二宫不耐烦地瞄了一眼敷衍哼哼了一声。他并想不太明白大野智为什么要对颜色有所执着。虽说他要送的那人可不是色盲,但大野智也没有什么需要用颜色表达的才对。
 
  “那就好。”一向寡言的大野智今次不知为何话多了起来,“我听说红色代表象征着积极乐观,富有感染力。是太阳的颜色。”
 
   “nino你说,是不是很像翔君?”
 
二宫和也向内翻了个身,用枕头盖住了脑袋表示不想理他。
 
*
    
“翔君?”
 
大野智回到出租屋时意外地发现屋子里漆黑一片。照理来说翔君这个点应该在家才对,亏他还想了一会怎么样不让翔君看到自己手上的本子。
一边走进主厅大野智一边掀开衣服把藏在里面的本子拿出来,上面已经有了些许温度。再走进一点就看见饭桌上贴着一张纸条。
 
“智君,真的非常抱歉!!家里面突然打电话过来叫我回去过生日。智君最近的准备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真的很感谢智君那样为我准备惊喜,但现在只好等我回去了,我会好好补偿智君的。
                                                     ——樱井翔”
 
大野智又把纸条读了两遍才接受这个事实,不满地坐在了饭桌边上,撅起嘴进入了发呆模式。
 
 
樱井翔拖着一身的车旅之疲好不容易在深夜赶回到实家,看见家里窗户透出来的光心里透出一丝丝的暖意。
 
“我回来啦!”
 
打开门的一瞬间整个人顿时放松下来,心情愉快地打完招呼后樱井翔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走进客厅,父母和妹妹果然正坐在沙发上等自己。
刚想再说什么的樱井翔突然意识到气氛有些不对,并不是对自己到家的欢迎,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凝重。略过面色严峻的父母,樱井翔用试探的眼神想要询问一下自家妹妹,但妹妹却在和他对上视线那一刻迅速移开了目光,害怕的神色更剧。
 
没有给樱井翔更多疑惑的时间,面色不善的父亲已开口。
 
“你和大野智,什么关系。”
 
冷汗一瞬间从樱井翔的背脊冒出,清晰地划过肌肤。他颤颤巍巍偷瞄了一眼父亲如炬的目光,那儿正好似喷火一般正对准了自己。明明心里还在微微抗拒着想要辩驳,但在这种目光之下樱井翔居然觉得自己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
那一刻樱井翔才意识到,他一直以来所以为的逃脱,不过是父亲对自己的一种放纵。当他脱下“完美长子”的外衣时,父亲自然有的是办法让自己不敢抬头。
 
——tbc——
 
呜哇写到这里真是非常不容易了(对我自己来说
再一次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位天使!
剧情展开到这里已经有一些临近尾声的感觉了(大概?
所以偷偷求一下反馈,任何意见我都会认真参考的!

啊不知道是我电脑的问题还是什么问题电脑端发不了文(挠挠头
只好自己打个tag了

评论(1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