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owim

蓝山 蛋

【山组】明暗世界(三)


*o为全色盲设定,s为权贵家庭的长子设定。
 
*想写一个细水长流互相拯救的爱情故事。


*前文:
 
*以上。

 

 

*

 

在樱井翔答应和他交往后,大野智觉得整个人都是像沉浸在五彩的梦里一样,明暗交错间所有的细节都令人炫目。翔酱就是他这个梦里最光亮的那道色彩,如同一束光照亮了他心里每一个阴暗的角落,暖意和喜欢的心情便从底下翻滚出来。

与此同时迸发的,还有大野智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似乎只要想着翔酱,笔下的线条就会不由自主地划出,构造出他梦里的美好场景。不愿错过这份悸动的大野智从水族馆回来起干脆闭门不出,在连续几日过着几乎与外界隔绝的作画生活后,终于作出自己心中想要的样子的画。

 

依旧是熟悉的黑白两色,画的整体看上去是一只眼睛的模样,细看这只眼睛却盛着百变的海底世界。长长的睫毛是水底摇曳的水草,眼角像极了一尾鱼。眼里似乎有着广阔的海洋,最后才会发现在其正中央有着一双真正的纯粹眼睛,似乎正从画的另一端温柔注视着这一头。

心满意足地端详着自己的新作,手不禁拂过画中央着重表达的眼睛,大野智当日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就把这幅自满之作送去去给他最为尊敬的老师点评,笃定地认为那位必然会对自己这次的作品赞赏有加。

 

所以当老师的眉头越皱越紧时,大野智的心也一点点沉了下去。

“嘛,相对之前的作品这幅确实是更加灵动、饱含感情了。”良久才听到声音,那位对他青睐有加的老教授迟缓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但是大野啊、我原本因为你在上大学以后随着眼界的开阔,会打破原来的局限。”

 

“但是并没有啊...大野你的天赋还是被你自己圈制住了。”说着教授还重重地咳了两声,大野智甚至从中听出了浓浓的失望,“如果说照你现在的状态,这幅画就是你能表达的顶峰状态了。”

 

“但比起我对你的期望,就还差得很远很远。”

 

很远很远...吗?

 

大野智走到居酒屋时脑子仍一片混沌。

不只是自己的自满之作被批评了,还有他试探了很久,却怎么也摸不到的瓶颈。老师说的话,他自己并不是毫无知觉,连nino一个直觉灵敏的外行都能看出来,他又怎么不知道自己的画有所欠缺。但他一直都认为,自己从未受到拘束。即便有,那么在创作这幅画的时候,他也坚信已经被翔酱打破了。

 

无力感深深地拴住了大野智,像是那位年轻老师吼他时那样,那时候的他不知所措,如今的他仍旧不知所措。

 

*

 

樱井翔突然半夜被人叫来居酒屋的时候心里是有些埋怨大野智的。

哪会有人在刚开始恋爱的第二天就以作画为由闭门谢客,连自己都约不出来。害他前两天一直在自己胡思乱想,甚至以为大野智是后悔了,继续追求艺术家的自由去了。直到二宫告诉自己那人就是这样,画起画来什么都不管不顾了,才稍微放点心。又听闻那人似乎这次灵感是由自己而生,心里又原谅他几分。

但现在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还有闲情去喝酒。

 

关键是...为什么还不来找自己。

 

樱井翔推开居酒屋的门的时候,大野智正坐在吧台上冲旁边的人嚷嚷着什么。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揽住旁边人的肩膀,脸红得厉害,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像极了一只猫。

旁边的人看见樱井翔就像看见救星一样挣脱大野智的纠缠跑来,拉扯着樱井翔往大野智的位置走去。

“他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来到这什么都不说就开始喝闷酒,拦都拦不住。喝高了就开始嚷嚷要见翔酱要见翔酱的,我们实在没办法了。你看着办吧。”

 

说完刚好走到大野智面前,伸手在大野智脸上晃了两下,“诺,樱井翔来了。我可不管你啦!”

 

“翔酱?”大野智闻言双眼亮晶晶地打开,确认了一下眼前的人。下一秒樱井翔就被迫接住了压上来的大野智,那人笑得软绵绵的,酒气扑面而来。

 

樱井翔还没来得及挥开,大野智的手又覆上他的脸颊轻轻抚摸,像是在撒娇一般说道:“想看翔酱的脸fufufu”

 

那你早两天干嘛去了。樱井翔心里诽谤着,发现旁边的人已经偷偷离开。

    

思考再三樱井翔只好决定先把大野智带回自己的出租屋。

当时出于各种原因,樱井翔接受了父母为自己在学校附近租的小公寓。那里离学校又比较近,相对而言也有一个更为独立的空间。比起拖着大野智回宿舍去麻烦别人,似乎回那里更加方便照顾大野智。当然也有一些作为恋人的私心,但樱井翔可以把这当作无关紧要。

好在那人还能走路,虽然需要自己架着有些辛苦。那人一边走还一边断断续续地喊着翔酱,樱井翔只是听着了,却不知道怎么回应。

 

好不容易回到去,樱井翔费劲地从口袋掏出钥匙打开门,进门后先把大野智安置在了沙发上,而后才走到玄关开灯。当他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走到沙发准备开口时,才发现大野智整个人蜷在沙发的角落,脸上全是泪痕。

 

“翔酱,我是不是画不好画了?”

 

*

 

樱井翔稍加思索便大概懂了是怎么回事。比如大野智为什么半夜跑去喝闷酒,比如,为什么没有来找自己。他一边抚摸着大野智的背部,那人还在哽咽着,一边思考该怎么安慰大野智。眼神飘忽着突然瞄向堆杂物的小房间,想到了什么的樱井翔“咻”地站起来。

被突然站起的樱井翔吓了一跳的大野智硬生生吞下了一个嗝,竟也不哭了。静呆呆地看着樱井翔忙活着把什么东西搬出来。直到樱井翔把所有东西放置好,最后把架子撑开的时候,大野智才反应过来:“翔酱,你也会画画?”

 

“嘛...”樱井翔挠了挠脸颊,眼神一个劲往旁边飘。“总而言之,智君,来画画吧!”

 

“现在?”大野智被樱井翔突如其来的邀请吓到,没有灵感不说,再看樱井翔一地的画具,大野智为难地挠挠头,“翔君,我画不了油彩画的。”

 

樱井翔听到油彩画时顿时心下一惊,略有尴尬地望了下地上他根本分不清的画具,意识到自己忘了画画还有这种讲究。但事已至此倘若再退缩就不行了,樱井翔一咬牙捡起调色板随意挤了几个颜色上去,用画笔蘸了点水和颜料就在纸上拉开两道口子。

大野智一脸懵圈地接过樱井翔突然递来的画具,酒精在他体内翻腾叫嚣着,迫切地寻找着一个发泄口。大野智看了看调色盘里不知名的明暗颜色,又看了看樱井翔。樱井翔看出了他的犹豫,坚定地冲大野智点点头,然后从大野智后面推攘他的肩膀让他站定在画板前。

 

“智,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就可以的。”

 

或许是酒精太过刺激,又或许是樱井翔的一句智太蛊惑人心,也或许是大野智想要证明什么东西。鬼使神差地,大野智颤颤巍巍地举起手,在白纸上划过一笔。

又一笔。

又一笔。

 

突如其来的燥热感包围着大野智,他开始连贯地作出有形状的图形。一种从未体验到过的新鲜感刺激着他,肾上腺素似乎加速分泌起来。大野智渐渐有些分不清眼前的黑白了,仿佛黑白不再是黑白,而是人们口中蓝色的天,白色的云,红色的太阳,绿色的草坪。

 

冰凉的感觉突然在手臂上散开来,大野智顿时回过神来,手不经意地搭上了自己的脸向下望去。

我为什么...又哭了?

一直在一边沉默着的樱井翔见状轻轻从他后背抱住了他,另一个人的体温这样紧贴着自己。

 

大野智再抬起眼时,心境已大不相同。他安抚地摸了摸樱井翔环在自己腰上的手,回过头对樱井翔露出了一个安心的微笑。

 

我可以的。

 

*

 

当日光盈满整个室内时樱井翔才昏昏沉沉地扶住头从沙发上爬起,望去那人仍静静站在昨夜的位置上,仔细端详的样子。

 

“智君,你画好了吗?”开口时樱井翔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地可怕,心里对那画十分好奇,但那人的身影却偏偏正好遮住了自己能看到画板的视线。

 

“啊...嗯。”大野智过了好一会才呆滞地反应过来,看到樱井翔左摆右摆的头连忙侧开身子,将画的全景公布到樱井翔眼前。

 

“呜——哇!”当各种颜色冲撞给樱井翔第一眼带来惊叹后,接下来便紧紧攥住了樱井翔的呼吸。所有颜色一眼望去杂乱无章,却以极其自然的过度协调出了整体的图像。樱井翔无法将常识中的配色与它一一对上,它却强硬地以自己的色彩撞击着樱井翔的眼球。在画里的世界,颜色的基调浓厚又深沉,暗得令人发昏,却偏生有一片光点,点缀出整个世界。

 

“牙白...”樱井翔终于回过神来看向自己的恋人,脸上仍是不可思议的模样,“智君,你是天才啊...”

 

大野智听到不无自傲地勾起一个微笑,走到樱井翔身边将额头抵在恋人的额头上慢慢地蹭了蹭,抬眼间看向樱井翔的全是温柔。

 

“翔酱,ありがとう。”

 

——tbc——

 

啊终于进入正式的剧情了(老母亲的眼泪

话说我怎么觉得上一篇两天前才更就过去一个星期了??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