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owim

蓝山 蛋

【山组】明暗世界(一)


*o为全色盲设定,s为权贵家庭的长子设定。

*想写一个细水长流互相拯救的爱情故事。

*以上。

*

大野智最开始并不明白色盲对于人生意味着什么,至少在上美术课前老师叫用红色的蜡笔把太阳涂红之前没有。他依旧如往常一样从蜡笔盒里随便拿出一支蜡笔来,规规整整地沿着线条内部糊上一片。

“老师!!大野智故意捣乱!!他把太阳涂成黑色了!!”

伴随着同桌稚嫩又尖锐的童声响起,半个班的同学都围了过来。看到大野智的画大家哈哈大笑起来。大野智看看自己的画和同桌的画,并没有能看出太阳有什么不一样,更加不要说怎么去改正了。


再三强调过要好好上色的年轻老师顿时有些沉不住气了,第一节上色课他只想让大家规规矩矩地完成,不要为以后胡乱涂色开一个坏头。他怎么也想不到为什么平日里在美术课上表现优异的大野智为什么突然这么做。

孩子们趁势此起彼伏的吵闹声越来越响,一下一下敲打着年轻老师脆弱的神经。而大野智一脸平静的无辜表情最终使他所有火气一下子爆发出来。

“大野同学!太阳应该涂成红色!!”

后来年轻老师对着他很大声地弯腰道歉了,就像是在课上生气地吼他那样大声。在大野智爸爸妈妈的面前。大野智听到只是绞绞手,仍旧搞不明白情况的样子,也看不懂老师复杂的表情。

再后来大野智明白了,那叫做怜悯。就好像大野智明白了色盲对人生意味着什么一样。


他不能准确识别红、绿、蓝、黄、紫各种颜色中任何一种颜色的导线、按键、信号灯。
他天使喜暗、畏光,他的世界只有明暗之分,而无颜色差别。红色发亮,蓝色光暗,就是他对世人口中颜色的理解。哪怕他眼前能看见的只有黑白灰。
他的每一位老师都会被告知不能用红色的粉笔在黑板上写字,因为这样大野智会看不见。他被迫学会了盲人才会听的提示音,以防自己在过马路时因为分辨错了颜色而造成交通事故。

诸如此类。


最关键是他明白了,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这种事情不需要刻意,自然而然就会显露出来。身边人脸上的表情从惊讶,疑惑,到好奇的试探,甚至是不懂事的调笑。最后惊人一致的怜悯。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大野智,他和别人不一样。
大野智也从最开始的疑惑,难过,面对别人的不知所措,到最后,变得入定一般的风轻云淡。虽然色盲的事实改变不了,但大野智却以一种超淡然的姿态将它包容了下来,活成了一副“大野智”的样子。

这样的大野智,出人意料地最终走上了作画的道路。平日里性格较为温吞的大野智,作出来的画却充满了创造力和生命力。


他的画风极繁,笔触细腻。明明是单一的用铅笔做出的黑白画,却极具有冲击力,构建出了一幅幅仿佛迷宫般的抽象图案,让人在其中兜兜转转食髓知味。此前充满内涵的黑白抽象画几乎没有,大野智天才般地将自己眼中的世界如此表达了出来,在高中时由一副自画像一炮走红后,逐渐受到了业界的认可。


外界给大野智贴上了许多“天才”、“绝处逢生”一类的标签,色盲的症状仿佛只是大野智作画传奇色彩的又一笔,点缀着他绘画天赋毕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故事只要足够曲折足矣。

二宫对这类东西向来嗤之以鼻,与大野智长久以来的情谊使他深知大野智的遭遇绝非“色盲”一词便足以概括,“天才”的说法也更是配不上他生生不息的热情和孜孜不倦的努力。

“大叔,一直在那个世界里面好吗?”二宫凝视着大野智新作的画,依旧是单调的黑白两色。

静处暴风眼中的大野智听到挚友问了无数次的问题,只是淡淡笑了笑并没有作答。他从来没觉得自己在逃避什么,只是想更多地、自由地活着。两个人都是过分早熟又聪明的人,又一次用沉默带过了这个话题。

“啊,对了。”二宫又一次挑起话题,“听说大叔你被我们学校录取了?”

纵使大野智用自己的才华大放异彩,却因为对学习感到乏味而导致文化课的成绩一塌糊涂。大野智倒是没想太多,对他而言不过是在不同的地方创作而已,最后结业考试的成绩也是堪堪过了而已。最后却居然因为被一位颇具权威的教授青睐有加,破格录取到各方面条件都极好的大学,也是运气奇佳。

“是啊,没有nino的话都不知道怎么办呢。”大野智眼角弯弯地轻笑了一声。

“啊我辛辛苦苦那么久好不容易考上的条件不错又学费低的公立大学你居然就这样轻易地进去了!”二宫不甘心地把抱枕砸到大野智身上,果不其然看到那人眼里的小得意,更是气得不行。

然后,这样的大野智,出人意料地,在那样的学校里,喜欢上了另一个世界的樱井翔。

那是某天大野智和二宫如往常般在一家居酒屋里吃饭的时候。大野智喜暗,二人一般不到学校里明亮的食堂去吃饭。自从发现这家色调灰暗又喧闹的居酒屋后,二人立刻喜欢上了这里角落的位置,成为了这里的常客。
这一天向来空着的隔壁桌却居然坐来了和二人一般大的一群年轻人,但大野智和二宫都不胜在意,等菜时该发呆发呆,该打游戏时打游戏,然后安安静静吃饭。


突然隔壁桌的人好像是讲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齐齐爆笑。其中一道笑声太过突出,迅速盖住了其他人的笑声,余音绕梁。大野智和二宫本不是多事的人,也忍不住回头看了两眼。

一个头发明暗和别人不太一样的人笑到半爬在桌子上,一只手半掩住嘴,拼命忍住的样子。

“啊,我们学校的。有钱人家的孩子。”

二宫认出那人,淡淡地收回目光。看到大野智仍盯着那个方向,毫不犹豫地把他盘子里的汉堡肉叉了过来再把自己不喜欢吃的东西叉回去。发现大野智仍没有反应,执着地盯着樱井翔的方向,二宫终于意识到不对劲。

“喂,大叔!”

那桌的樱井翔似乎也感受到了这道太过强烈的目光,回望过来。看到一位校服是自己学校的人这样盯着自己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似乎是自己的笑声打扰到别人了。这样想着的樱井翔顿时笑意全无,半掩嘴的手移到脑后挠了挠,抱歉地冲大野智点了点头。

大野智于是非常艺术家风格地一见钟情了,对那双大眼睛,或许还有那个人。

在一番了解过后(也可能是听nino单方面向他介绍),大野智得知那个有着好看眼睛的人的大致消息。

那人叫做樱井翔,不仅家世显赫,还是那种从小就不需要父母操心,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成绩优异自不必说,体育方面也表现得很好,听说是校足球队的。关键是长得也很是标致,对人还很好。最后在男生女生中人气都极高。是一个闪光的、明亮的一颗星星一般的人。

总而言之,就是和暗处大野智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与此同时大野智也比往常更加清晰地感知到了,色盲对他意味着什么。

明暗世界中比例开始失衡,黑暗逐步侵蚀扩散。大野智只觉得自己眼前越来越黑,越发显得中心的亮色的樱井翔无比耀眼。一直掩埋着的情绪从深处涌现出来,慢慢淹没了大野智,使得他最后连nino在说什么都没能听进去。

“但我反而觉得,那家伙和大叔是同一类人呢。”

却在这个时候,他看见那团亮光动了,一点一点向他靠近,最后停在他面前。

“你好,请问你是我们学校的大野智吗?”彬彬有礼地,那个人开口,那双好看的眼睛就这样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

“小翔真是给你们省心啊!”

闻言樱井翔习惯性地勾起得体的微笑,那位阿姨更是满意地摸了摸他的头,随后立刻继续与他的父亲展开商谈。刚刚做的一切就像是一场走过无数次的过场一般。他的父亲冲他挥了挥手,他便心领神会地走出房间,不忘帮他们把门带上。


母亲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茶,即便如此她的表情仍旧是一丝不苟的,举手投足之间比起优雅更加倾向于严谨的感觉。樱井翔走上去接过陶瓷茶壶,为母亲刚空的茶杯沏上新茶。

樱井翔很小就知道,他和别人不一样。

从各方面,比如幼儿园老师对他的小心翼翼,比如樱井翔人生中代号为“表白”的事件。


小孩子的心思最不好藏,当他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和喜欢的总是穿着漂亮小花裙子的小姑娘表白时,小姑娘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难过地揪起了裙角。

“我是不是不能拒绝翔君啊...可是我喜欢的是润君啊...”

听到前半句的樱井翔的心几乎都要跳出来了,而后半句就像一盆冷水一样盖在了他头上,同时显得前半句的意义不明了起来。


他的好友松本润听到这事时倒没有多大反应,明明大家都是幼儿园的小屁孩润却像大爷一样。他很是潇洒得拍拍樱井翔的肩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稍大一些他认知到这种不一样似乎是源自于他的出身,源自于他的父亲。那位稍有权势又颇有能力的,关键是野心勃勃的男人。也多少意识到自己作为长子的意义和职责。
认识到情势的樱井翔没有成为骄傲自满的狂妄者,也没有成为自暴自弃的厌世者,更没有碌碌无为。而是成为了他父母最想要的,一个优秀的儿子。

他开始努力向前冲,被动早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主动。他甚至开始沉迷于那种完成一件又一件事项带来的快感。因为他明白了,如果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首先就要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从小受到的精英教育使他从知识礼仪到素质各方面都无可挑剔,在这个分级的社会里他身边又迅速聚集了一群和他一样优秀的精英少年与他交好,人生似乎就这样稳步上升着。

当有一天他在极高的呼声下,成为所在私立高中学生会会长的时候,樱井翔终于猛地停下来,然后回过头。

樱井翔突然发现,自己在无意识中,似乎已经在某种程度做到了自己一直想要做的。

关键是自己,自己似乎跑得远了一些,又远了一些,离自己心中的阴影。

察觉到这些的樱井翔一瞬间有一种飘起来的错觉,他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学校对本地私立大学的保送名额,选择了一间离家里稍远的公立大学。虽然更加难考,但辛苦一些是值得的。最后拿到录取证书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樱井翔仍旧没忍住放声大吼了出来。


当晚他就去把头发染成了黄色,甚至打上了耳钉和脐钉。晚上樱井翔在家门口犹豫了很久之后,终于畏畏缩缩地进了家门。
出他意料的是,他的父母看见时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震惊的呵斥他,仅仅只是对他的外形愣了一下,便平淡地叫他去吃饭了。他想了无数种辩解的说辞,最后一句都没能说出来。

用餐时父母也不过是是大致问了下他关于大学的一些安排便不再多言,对他的变化只字不提,仿佛早就料到他会去这么做一般。反而弟弟妹妹对他的新面貌充满新奇感,还过来摸了摸他的耳朵,手上汗水的盐分接触到伤口让樱井翔到吸了一口凉气。


看着父母的不作为,樱井翔产生了一种胜出的错觉。目标达成的快感源源不断地产生,以至于盖过了另一种新滋生的情绪。
但这一切都无所谓了。


和父母告别后登上飞机的樱井翔如此想到。

*

大学果然像他想象的那样。

每一个细胞都在喧嚣着的樱井翔在大学彻底放飞了自我,他依旧用功学习,如往常一样优秀,但却割出了更多的时间来做他自己心中的“樱井翔”。


他结交了一大帮与以前完全不同朋友,用各种类的课外活动将自己的个人时间全部充满。无论是在足球场上奔跑,还是在居酒屋里夜不归宿,充实的感觉一点点填充着樱井翔。

这种状态持续到有一个下午樱井翔和朋友一起去喝酒。


鉴于时间的原因居酒屋一共也没多少人,大多都是附近的学生来做点自己的事情,空气显得缓慢又静谧。有点无聊的樱井翔一边转着酒杯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朋友随意聊着。


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的友人朝着一个方向眯了眯眼,然后指向角落里的一人。

“看,我们学校的大野智。”

樱井翔顺着友人指的方向望过去,大野智的名字在本校可谓是无人不晓了,那位靠着天才般的绘画才华,被破格录取到自己的学校的人。

但角落那人看上去并没有外人传得那般耀眼,安安静静地抱着画板缩在那里。一张软糯乖巧的脸蛋和下垂的八字眉,说不出来的...

樱井翔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词来形容大野智。

这时友人突然靠近了压低声音对他说道,“你知道吗,那个大野智居然是个色盲。”

闻言樱井翔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地望向友人,“うそ!”

看到友人肯定地点点头,樱井翔低下眉眼陷入思考。
色盲...吗。

良久再抬起头时对上了友人疑惑的眼神,樱井翔随意地摆摆手,却仍不住一次次望向大野智的方向。


我们是一类人吗...


可无论多少眼大野智却最终没有抬起眼和他对视过,仿佛完全沉浸在作画的世界里。

樱井翔失望地叹了口气。


下次得要走上去搭讪才行了。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佬!您真是我滴天使!
第一次写长篇我脑子里面有很多很多想法xx
所以这次用了很长篇幅来描写个人部分,比较想把我脑子里的东西完整地表达出来xx
下一章开始对手戏会变多,至于完结...

评论(12)

热度(84)